军情黑手斗垮杨念祖

2020-06-18

军情黑手斗垮杨念祖

导致杨念祖下台的《决战时刻》一书,实际上是杨念祖担任军事情报局外围组织「中华民国高等政策研究协会」祕书长任内,由军情局资助出版的半官方出版品。

早有放话要杨下台

杨在担任学者及祕书长时,同时也长期接受军情局资助,前往大陆与党政军界人士进行学术访谈,他在大陆的一举一动,与何人接触?当初出书时是否涉及抄袭?军情局知之最深,所有的过程都掌握得一清二楚。

打蛇打七寸,一定要切中要害,杨念祖在学术界评价颇高,很难挑到他的毛病,但学术界最忌讳的就是抄袭文章;而最了解他研究内容的,只有长期补助他研究的军情局。实际上,杨念祖涉嫌文章抄袭的消息早在高华柱因病请假期间就有人爆料,当时也外传高要下台,但是消息遭到国防部长高华柱压下。这次高华柱意外下台,就传出有人要替高讨回公道。

最了解杨念祖的就是军情局,而军情局现任局长汤家坤又曾任高华柱办公室主任,遭到高的拔擢而高升,因此传出军情局想藉此讨回公道。

趁势解脱以免麻烦

知情人士表示,杨念祖能在第一时间下台,不但是顺势解脱,也是最明智的决定。第一时间幕僚向他报告,接收到媒体已经在查抄袭案时,他回答的第一句话竟然是「我马上辞职」。吓得幕僚手上的报告差点掉在地上。杨第一时间的反应虽令人惊讶,却一点也不意外。根据示,杨念祖担忧的是,如果他因文章抄袭案安然过关没下台,后续接踵而来的爆料将一波接着一波。

国安人士表示,杨念祖的私德及行政能力绝对没有问题,问题出在他过去的研究工作,必须经常往返大陆,接触过太多大陆军政方面的敏感人士,许多有心人想要藉此来大做文章。因此在七月三十一日,杨念祖前往立院备询,就有立委在质询时,不经意的透露已经听闻外界流传他与中共及国内情报单位的关係,杨也意识到过去他透过情报单位的研究可能会被人拿来当箭靶。

担忧后续果断请辞

因此,与杨亲近的友人都知道,杨念祖一方面烦恼军中恶斗,又因文章出问题,他担忧洪仲丘案延烧一个多月后,临时接下这个烂摊子,在军事审判法三读通过,全案好不容易有降温迹象的时刻,又会引爆外界藉此挞伐国防部。即使杨有自信与自己私德无关,也不必严重到下台负责,但是他更担心好不容易火势渐小;如果因他的案子,火势又突然变大,甚至继续再延烧一个月,等于替国防部火上加油,届时灰头土脸地下台,倒不如这时下台来得漂亮。

杨念祖在尚未接任国防部副部长前,长期钻研中共解放军,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解放军研究专家。这层关係,都起源于军事情报局的外围组织「中华民国高等政策研究协会」。杨念祖英国留学回国后,从七十七年起,就经常接受军事情报局委託撰写有关大陆解放军的研究报告。

国内至今对解放军的资料仍相当有限,惟独军情局及国安局掌握最多的资讯及状况,因此杨念祖也透过这层管道,研读过不少解放军资料,也因为能够经常接收最新资讯,渐渐成为解放军专家。

军情单位合作密切

由于这些资讯军情局都不能主动公开或发布,因此只能透过军情局外围组织,委託学者进行研究,以民间刊物形式发表。许多解放军资料主要都由军情局提供,部分从大陆刊物、国外期刊及网路收集,最后由杨念祖分析撰写,因此杨与军情系统关係相当密切。

透过军情局的委託及补助,杨念祖过去十多年来,得以经常进出大陆进行学术考察及访问,接触的不乏党政军要员,这部分资料全掌握在军情局,外界难以一窥究竟。九十五年杨念祖接任「中华民国高等政策研究协会」祕书长,每年以协会举办学术研讨名义,负责替国防部及军情局,与美国国防部智库兰德公司、卡内基和平基金会、美国国防大学及海军研究中心,轮流在台湾与美国共同举办一次「中共解放军国际学术研讨会」。

这个研讨会表面上属于学术性质,实际上却是台、美双方国防部与情报系统联谊及资讯交流的平台,杨因这层关係成为解放军专家,并受到马英九赏识拔擢为国防部副部长及部长。

担忧曝光只能挂名

军情人士指出,杨念祖在这次事中,因为可能事涉某些情报业务,有些话「有苦难言」,实在无法说出口。因为遭指控抄袭《决战时刻》一书,实际上就是杨念祖担任「中华民国高等政策研究协会」祕书长时,由当时的军情局二处上校廖文中所主编,廖也同时兼任协会研究员。

因为廖文中属于情报员,身分相当敏感,因此即使他经常撰写研究文章,或是发表研究成果,都不能以真名示人,否则随时会有可能被冠上洩密罪名,或有身分曝光之虞。因此廖文中在编撰《决战时刻》时,书中的序,以及遭质疑的〈全球军事革新和科技化对解放军战略的影响〉一文,实际上都是廖文中执笔,按照军情局惯例,如果局里的人要在协会发表文章,基于安全上的考量,都会透过他人挂名或使用假名。

《决战时刻》这本书出版的目的有二,一是军情局补助的研究案必须结案,经费必须核销,所以要将协会内的智库研究成果集结成书。二是廖文中希望自己在局内有所表现,能够发表成果。说白了,《决战时刻》这本书实际上就是军情局的对外宣传出版品,内部文章都是局内邀请的学者所撰文,根本谈不上具有多大学术性,更难以拿来与论文相比。

军情人士说,按照过去惯例,杨念祖身为祕书长,挂名是理所当然,但杨自己是否曾仔细看过文章,到底是不知情,或是看过文章后默许挂名,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