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屋失火风向突变“救灾"‧居民称获神明保佑

2020-07-16

木屋失火风向突变“救灾"‧居民称获神明保佑(槟城6日讯)疑吸毒者在空屋吸毒引发大火,槟城红灯角填土木屋区週五下午发生火灾,两间木屋被烧成废墟,并波及3间木屋。当时槟岛正好刮起大风浪,而风向是吹向内陆,因此有居民议论说,若不是南海观音和拿督亚里神明保佑,风向临时突然360度转变,由内陆吹向海面,红灯角可能早就步上当年被火烧的土桥尾木屋区的后尘。72岁居民杨平坤说,槟岛最近的天气异常,风势强大,海浪也大。火灾时,大家都担心火势一发不可收拾。46岁居民郭宝发指出,火灾发生时,火势是从海边木屋开始烧起。由于风势很大,而且是吹向内陆,结果只稍片刻,后方一排木屋就陷入火海,浓烟冲上云霄。保住一排木屋“木屋前方50尺外的拿督亚里庙有灭火器,但居民拿灭火器救火,也是杯水车薪,幸好风向突然转变,内陆吹向海面,结果在大家努力救火下,成功保住前方一排木屋。”红灯角填地木屋区有一座拿督亚里庙,建于,位置正好是坐山望海,面朝火灾区方向。而红灯角左边则建有一座槟城全首间水上南海观音庙。10年前的1月7日凌晨5时45分,槟城土桥尾木屋区发生大火,毁四五十间屋子,还烧死一对小姐妹。此后,槟岛木屋区居民特别小心火警,自资购买消防设备,避免再次发生严重大火。2002年,红灯角填地木屋区发生大火时,幸好当地消防设备俱全,在全村人共同努力下,成功保护家园。大火只烧毁四五间木屋。这起火灾是于週五下午4点15分发生,当时年轻居民及时回家协助灭火,而老弱妇孺準备收拾细软和贵重财物与私人文件以防万一,最终没酿成大祸。火势在20分钟后被控制,并于下午4时50分被扑灭,但门牌63号和215号的木屋已被烧光,门牌150号、151号和152号单位后部被波及,损失不菲。事后,消拯局现场指挥官依斯迈提到,该处木屋区的住家都是木板建成,加上紧密的建筑方式,道路狭小,消防车无法直接驶抵灾场,一旦发生火灾就非常危险。他庆幸及时赶到,且是白天,不然可能整个村子都将被火烧光。红灯角木屋达265间在发展巨轮下,红灯角填地木屋区已有半世纪历史,木屋数量多达265间。虽然週五下午一场大火,在居民和消防员共同努力下,成功保住家园,大火只烧毁5间木屋造成7户人家失栖,但灾后却传出槟州政府有意推动发展红灯角计划,引起居民关注。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曹观友週六巡视红灯角灾区时证实,州政府已有初步计划,打算将红灯角填海地区重新发展,不过州政府还是会听取当地居民的民意,若要重建房屋,将给予当地居民优先权,其它单位则会出售。“乔治市许多政府地段已经陆陆续续发展,比如八条路网寮。因此州政府有计划重新发展红灯角,并会委托乡委会前来听取民意,跟当地居民做一项调查。”他说,若当地居民同意发展红灯角,州政府将把建好的房屋,优先给当地居民,其余单位将会出售。“若没有推动发展,红灯角在50年后还是会跟以前一样,保持不变,将会带来许多问题,比如火灾。”据红灯角填地乡委会主席拉占能(53岁)说,红灯角填地共有265间木屋。若救火行动缓慢,火势会迅速蔓延波及其它木屋。失火木屋曾发生命案红灯角填地木屋发生火灾前,其中一间目前已遭大火烧毁的门牌150木屋,曾发生一宗离奇命案。今年5月25日,当地一名41岁住户杨瑞丰,因前一晚在拿督亚里庙前向友人戏言自己活不久,结果隔天被人发现他卧尸家中,死因是溺水窒息。据死者46岁表哥郭宝发说,他表弟瑞丰有羊癫症,因此脑袋不灵光。在病发时,家里无人,他表弟便慌张起来,一时走错方向,不小心摔倒在家。“家里地面凹凸不平,雨后常积水,表弟的脸部刚好朝下,结果一头栽进水池,就这样丢了性命。”他说,表弟出事前,曾在庙里告诉友人,“总有一天我会去世。”,不料一语成谶。夫妇灾场过夜守护家园火无情,人有情。门牌63号一对73岁灾黎杨平坤和黄秀碹夫妇,在家园被大火无情烧毁后,不但没有离弃陪伴他们已有45年的家,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在客厅过夜,只为守护他们的珍贵回忆。杨平坤说,火灾发生后,已有不少人陆续撤离灾区,但他们夫妇未有离家的打算。“虽然隔壁邻居要收留我们夫妇,但我觉得客厅受损情况不严重,睡在客厅绝对不是问题。”他说,红灯角家园充满许多回忆。如果情况允许,他们希望州政府能够给予协助,帮助他们一家五口重建家园。“在这里生活了这幺久,对家里的一草一木都有感情,我们不会轻易离开。”他说,由于他们住的是木板屋,因此他们都很小心守护家园,不会随便点蜡烛或烧香。平坤的妻子黄秀碹说,火灾发生时,只有丈夫一人看家家园。因此许多贵重物品和衣物都来不及移走,已烧剩无几。‧2013.07.06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